第46章 绿茶(1 / 1)

杜菊花接到传呼,看一眼,是公司的座机,跟夏晨打了声招呼,在街边找了个电话亭回过去。

听清楚高媛转达顾依依的话后,杜大妈笑了:“早就该给小夏配个传呼机了,没个联系方式,也太别扭了。”

这是率先使用上传呼机的人们共同的心声。

回来后她对夏晨说:“依依让我去邮电局给你买传呼机,我先走一步了啊。”

哟,顾依依反应过来了啊。

夏晨呲牙一笑,说道:“姐,帮我挑个好记一点的号码啊。”

杜菊花把包往肩上一挎,笑道:“没问题,邮电局我有熟人,给你整个3个6或3个8的。”

说完,走了。

毕明达在旁边恰柠檬:“人比人气死人啊。”

夏晨都懒得搭理他,拍着刘继波的肩膀说道:“小继波,待会儿老韩再给你们送一百件儿来,卖完后就可以收工了,下午歇着,晚上继续。”

刘继波嘴角一抽,苦笑着说道:“夏总,您还是叫我小刘或者小波吧,小继波,这谐音也太难听了。”

“好的,小继波。”夏晨说完,拉着老毕走人了。

下午在公司待到五点钟,杜菊花才姗姗来迟,手里拿着个盒子,往夏晨办公桌上一放,“尾号3个9,大姐给你做主了,6和8太难弄了。”

夏晨笑容灿烂,“谢谢,谢谢,这就已经很好了,辛苦了啊杜姐,回头我给您做足疗,让您放松放松。”

觑他一眼,杜菊花脸通红,“滚你的,光说不练的玩意儿,有种你真给大姐做一个啊。”

老女人就这点好,车说开就开,速度还不慢,也能放得开。

夏晨嘿嘿一笑,心说幸亏早有准备,他拉开抽屉,把抽时间尻频的足底穴位图拿出来递给杜菊花,说道:“这张穴位图是弟弟我查阅无数资料,整整花了三个晚上的时间才画出来的啊,倒不是说不敢给您按脚,我是怕被你家老哥发现后打折我的腿。

这是穴位图,每个穴位对应一个器官,用力摁就会有反射,如果疼,就说明该器官或疲劳或病变,要及时就医了。您拿回去后晚上先用中药泡脚,中药配方我也写在上面了,泡完后让您家大哥帮您按就行,记住啊,不看广告看疗效。”

杜菊花如获至宝般接过来,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个小雀斑都在雀跃地跳动着,“哎呀,小夏你想得真是太全面啦,该大姐谢谢你才是。如果真能治好我这一脸的雀斑,大姐请你吃顿好的。”

治好雀斑?

我那是吹牛逼呢好吧?

让你浑身轻松倒是能够做到。

夏晨嘻嘻一笑,说道:“我也不敢打包票啊,不过改善肌肤状态,让您重新恢复活力,干劲儿十足还是有把握的。但是我就怕啊,到时候您又成为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了,您家我老大哥再来找我要补肾的方子,我可就束手无策啦。”

哈哈哈哈……

毕明达笑疯了。

高媛也低着头羞赧一笑,心说这家伙可真不是个好东西,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

杜菊花挂上三挡,呸了声后脸红似霞道:“你个小子年纪轻轻的,懂得倒是不少。”

夏晨一撇嘴,说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啊。”

大家又都笑开了。

今晚要加班。

夏晨已经提前安排下去了,让五组人赶夜市去,还照着白天那套路进行。

老毕在楼下餐馆订了盒饭,大家简单吃一口,继续去销售点上巡查。

销售点上照样火爆,顾客们热情很高涨。

已经有没抽到熊猫盼盼玩具或钥匙扣的姑娘们在打听哪里有卖的了。

同学们很机灵,告诉姑娘们这是订制品,目前还没有大规模上市销售,只能通过购买文化衫试手气。

夏晨看得出来,姑娘们很失望,这也变相提高了文化衫的销量。

有几个姑娘为了抽到熊猫盼盼,甚至打电话给父母亲朋,鼓动他们来买文化衫。

物以稀为贵的效应初步显现出来。

一直忙到十点钟收摊后,大家才又回到公司。

晚上连夜清账,同学们都很兴奋。

一盘点,各组今天的五百件文化衫全部售罄,五组就是两千五百件,绝大多数顾客都是四件四件地买,最后一统计,今天的总销售额是六万三千块出点头。

所有人都兴奋了、激动了,鼓掌的、击掌的、拍桌子的,欢呼雀跃起来。

“都几点了,抽羊角风呢吧?还让不让人睡觉!”隔壁的住客大声骂道。

学生们吐吐舌头,冷静下来。

最平静的要数夏晨,才挣了六万多块钱就把这些人高兴成这样儿,格局太小了。

他暗自耶了一声,照这个势头销售下去,不出一个月,百万富翁就会诞生。

所以说,挣钱还得靠脑子,也得紧跟形势,只有顺势而为才能将生意做大。

夏晨点了根烟,把双腿架到桌子上,美滋滋地想道。

铃……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夏晨接听,就知道这时候打来电话的一定是顾依依。

“顾总啊,没错,我是小夏,不是不给您回电话,是太忙了啊,我今儿整整一天都在各个销售点上奔波,腿肚子都溜达细了,您说什么?传呼机?哦,杜姐已经给我买过来了,谢谢老板的慷慨哈。

正想跟您汇报呢,今儿战绩不错,一波流卖掉两千五百件文化衫……没错没错,是两千五百件儿,您那边还得加大生产力度啊,不然后天我们就会面临断货的风险。

没错,得趁热打铁,什么?明天又有一批衣服会运抵进京?好,好,我告诉韩哥。他在,要不我让他接电话吧。”夏晨说着,向韩东招手。

韩东小跑过来。

夏晨捂着话筒飞快地对他说道:“机会难得不要表功,只强调一个字就可以了,累!但无比快乐!懂?”

韩东猛点头,急不可耐接过话筒,跟顾依依聊了起来:“还成吧,还能坚持,累是肯定累的,但无比快乐啊,能够亲眼见证公司强势崛起,能陪在你身边尽我的一份心力,我就很满足了……”

夏晨一挥手,让临时工们先回去休息,明天继续。

学生们一哄而散。

杜菊花捣了他一下,低声说道:“没看出来啊小夏,你还有当媒婆的潜质。”

夏晨嘻嘻一笑,问她道:“杜姐,您觉得韩哥和顾总有戏不?”

杜菊花一撇嘴,实话实说:“没戏!”

“为毛啊?”

杜菊花把这货拉到一边,叹息一声后轻声说道:“你也不是外人,我这么跟你说吧,顾家的情况很复杂,我那妹子,命苦啊,初婚嫁给了依依她爸那个二婚头子,结婚那会儿依依她爸还带着个五岁的男孩儿,也就是依依同父异母的哥哥。

我妹子把那孩子视如己出,没想到却养了个白眼狼,她和我那妹夫结婚那会儿穷啊,妹夫还是个在码头上扛大包的力巴儿,江浙人脑子活泛,后来我妹夫瞅准时机开了个缝衣铺子,慢慢做大建立了服装厂,日子过好了,结果……”

夏晨接了一句:“豪门争斗了?”

杜菊花愣了一下后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吧,依依她哥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为了达到霸占厂子的目的不择手段,更是视依依为眼中钉肉中刺,整日介提防着。

我妹夫那个人呢,有点重男轻女,这也是老思想老观念了,他觉得儿子才是家业的继承者,女儿出了门子,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所以也防备着依依染指厂子。

依依选择来京城发展,说白了是我那妹夫做出的妥协,她来之前我妹夫已经跟她说明白了,只给她20万启动资金,公司发展壮大了,这就是她的嫁妆,做不成的话,那就回来找个好人家嫁了。

我听我妹妹说,我那妹夫已经在当地给她找好婆家了,是个有钱人家的儿子,还说这叫强强联合。你说,小韩还能有戏不?”

这特么是电视剧里面的情节啊。

夏晨苦笑道:“听您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韩哥没戏了,他明显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啊。再者说了,顾总似乎也不太看得上他。”

杜菊花叹口气后说道:“我那外甥女心思重,连我这个当大姨的有时候都弄不清楚她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能看出来一点,依依也不是说看不上小韩,只是……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明白,吊着他嘛。

顾依依一直把韩东当备胎。

夏晨弄清楚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后,更感觉韩东没戏了。

顾依依那个女人,段位很高,起码不比骚钰差。

韩东舔得越频密,她越对小韩若即若离。

这段位都快赶上绿茶了,不主动、不答应、不拒绝,反正你对我好是你被我的魅力所吸引的,我又没求着你对我好,你对我的所有付出都是你的一厢情愿,我从没给过你任何承诺。

厉害啊顾依依!

夏晨才懒得介入到韩东和顾依依的感情纠葛中去呢,也不想掺和顾家的破事儿。

他和顾依依只是临时合作关系,这波生意做完后两人就一拍两散了,今后能不能再见面都两说着,操那闲心干嘛?

这货笑了笑,对杜菊花说道:“时间不早了,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别忘了泡脚啊。”

杜菊花噗嗤一笑,锤他一下后说道:“你可真是个狗东西!”

“我就当您夸我了。”

把杜菊花送走,夏晨对高媛说道:“媛姐,这边的事儿您盯着点儿吧,我明天去崇文门那边看看。”

高媛会意,点头说道:“好哒。”

夏晨笑着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回到家时已经快十二点了,见爹娘卧室的灯早已熄灭,夏晨简单洗漱一下,回到自个儿的小屋一觉睡到大天亮。

最新小说: 贪酒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荒野玫瑰 不及你甜 小妖精[快穿]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权色征途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乡村美人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