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37章 一个猴儿一个栓法

第37章 一个猴儿一个栓法(1 / 1)

夏晨都不带含糊的,立马翻了个白眼儿,说道:“哥们儿好歹分分钟几十块的人,有那个闲心思跟您二位逗着玩儿?”

王镇海哈哈大笑。

镇江拍着夏晨的肩膀,脸上笑成杜菊花,“你小子肯定不能逗我们,对你也没好处不是?哥没猜错的话,你找我们俩去看场子,为的是预防那些个不开眼的小流氓过去闹事儿吧?”

这货比他哥还壮,也更块儿,大巴掌拍在夏晨肩膀上,他小身子骨一下下往下沉。

卧槽,难不成这才是哥们儿名字的由来?

夏晨咧着嘴说道:“江子哥目光如炬。”

王振江梗着脖子调侃道:“废话!丫小时候打架那么猛,还不是我们哥儿俩调教出来的,你丫撅什么尾巴拉什么屎我们还能看不出来?”

梁映红不干了,掐着腰怒气冲冲道:“老二,跟你红姨面前再敢胡说八道的,看老娘敢不敢撕烂你这张臭嘴!”

王振江秒怂,别看这二位很江湖,但在更江湖的梁映红面前根本就不够瞧的。

兄弟俩跟全院儿男女老少没一个对上眼的,唯独服气梁映红。

因为红姨从不小看人,哪次兄弟二人吃了上顿没下顿了,都是红姨接济一下。

虽来往不多,但两兄弟对老梁尊重得很。

“嘿嘿,我这不是跟晨子瞎逗呢吗,红姨您别真生气啊。”王振江属狗脸的,转脸就笑嘻嘻了。

“这还算是句人话!”梁映红抢白了一句后,也笑了,“反正呢,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你兄弟俩商量商量,能干,咱就立马操练起来,不愿意干,红姨也不强求你们。”

王镇海搓着手,跟他兄弟对视一眼,说道:“不用商量了,这事儿太能干啦,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啊红姨,都知道游戏厅能挣钱,我们兄弟俩就是没本钱,不然我俩也开一家了。您看得起我们哥俩儿,愿意给我们俩一口饭吃,我俩自然没说的,有多大力使多大力,有我俩坐镇,保证没人敢在咱们店里惹是生非。”

梁映红说道:“晨子这孩子也是的,挣了几个钱儿,非要撺掇着我开家游戏厅,说是要给我找点事儿干,怕我在家闲出病来,老大你也知道,你红姨就不是个做生意的材料,不过有你这句话红姨这心里就有底了。

那就说好了,你哥儿俩呢,就负责店里的安全,要是有个来闹事儿找茬儿伍的,或是顾客们之间起了纠纷,红姨就交给你俩来解决。红姨每月给你们兄弟俩一人开两百块工资,一天管两顿饭,你俩看成不?”

夏晨嘴角直抽抽,我的亲后妈哎,您就显摆吧。

王镇海点头如捣蒜:“成,我还以为您给我俩总共开两百块呢。红姨,您敞亮,我俩指定不含糊,您发话吧,让我俩现在干点儿啥?”

干一个月就能挣四百块,在游戏机厅里工作,风不着雨不着的,只要能确保不出事儿,这种好工作,打着灯笼都没处找去,兄弟俩自然乐意。

况且每天还管两顿饭,这又省下一笔钱。

对两个27、8,还没对象的老混子来说,简直不要太高兴了。

干个几年,存一笔钱,先把找对象的问题给解决了,也能去了爹妈的一块心病。

兄弟俩已经开始畅想未来美好的生活了。

梁映红对两人的表态非常满意,笑着说道:“当务之急是找铺面,我和晨子这不想去大街上转转么,看看哪里有合适的铺面往外租,找到房子后抓紧时间打扫干净,等机器一来就能开业了。”

王镇海咧个大嘴叉子问道:“那老板们有心仪的地方没?”

瞧,称呼都改了。

梁映红摇头道:“我是没有。”

夏晨笑着说:“咱边走边说吧。”

兄弟俩点头,也不困了,神采奕奕往胡同口走去。

夏晨掏出烟来给兄弟俩各发了一根,后妈的手就向他的裤兜里摸去,顺利摸到半盒大中华,后妈哈哈大笑起来。

夏晨脸都黑了,拿后妈一点办法都没有,叹着气把烟点了,对兄弟俩说道:“哥哥们,我的想法是,开游戏机厅,最好能选个学生多的地儿,因为学生才是消费的主力军,所以我就琢磨着,能在四中附近找间房子最好不过了,四中嘛,你们懂的。”

老大老二都嘿嘿笑了起来。

王镇江挑着眉毛说道:“懂,那就是个不着调的学校,净出些打架斗殴谈恋爱瞎胡混的狗屁玩意儿。晨子,你这个定位相当精确啊,二哥服了。对了,你说起这个来,我倒是知道有个地儿挺合适的。”

夏晨眨巴着眼问道:“四中附近吗?”

王镇江抽口烟,点头道:“四中校门正对过空出来一间房,还是个里外套间,外间有60平米左右,里间小一点,也有个30平,之前是家小饭店,听说是被吃跑的。”

“吃跑的?怎么讲?”夏晨不明所以。

梁映红也非常好奇。

王镇江哈哈一笑,说:“老板人挺仗义的,开家小馆子,光顾的学生不少,起初也挺挣钱的,但是总有几个小混子吃完饭不给钱,一抹嘴挂个帐就跑,长年累月下来,老板就赔的稀里哗啦了,再找那些小子们要账,没一个给钱的,有几次两句话没说对付,还差点儿动了手。

老板也不能真跟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小子们较真儿,到最后见挣不了几个钱儿了,索性把店一关,去球的吧。房子也就闲下来了,前两天我还看见房主在门口挂个牌子往出兑呢,也不知道这会儿兑出去没有?”

夏晨和梁映红也都听乐了。

四中可是个神奇的所在,这学校是学渣们的天堂,但凡成绩好点儿的,都不会选择去这么一家学校就读。

不过对夏晨来说,就很合适了,调皮捣蛋的学生们越多,他的游戏厅就越挣钱。

闹事儿?

不存在的,王朝马汉提着杀威棒往堂前一站,就问你怕不怕吧?

“走吧,咱去四中看看去。”夏晨乐了,公交车驶了过来,四人上了车,很快来到黄城根北街。

下车后很顺利地找到了王镇海说的那间临街铺面,它就在四中大门的正对面。

四人走过来瞧了瞧,房子是砖混结构的,木门木窗户,两扇对开的门上刷着桐油漆,门把手上全是铁锈。

夏晨透过窗户往里面一瞧,有几张破餐桌破椅子散落在地,地面上油渍麻花的,墙面也不干净,一个破收银台孤零零立在东墙上,墙面上方还挂着一排木质的置物架,架子上有几瓶白酒颠三倒四。

整间屋子就一个字儿:乱!

门上贴着张白纸,上面写着对外出租,留有一串座机号码,联系人姓马。

夏晨对这房子挺满意的,地方够大,摆二十台游戏机没问题,再挤一挤,三十台也是能够摆开的。

他对后妈说道:“我觉得成,要不,给这位马房主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吧。”

梁映红点头道:“我觉得也还可以,主要是地段不错,那就打个电话联系一下,你打还是我打?”

夏晨有心想锻炼一下后妈,便说道:“您打吧。”

“狗东西,就知道使唤你后妈。”笑骂了一句,梁映红再看一眼号码,记下后去街对面的电话亭联系房主了。

王家兄弟就笑了起来,老大对夏晨说道:“红姨平时就这么称呼你啊。”

又掏出红塔山来发了一圈,夏晨说道:“昂,我是狗东西,阳阳是二狗子,从小喊到大了,反抗无效。”

兄弟俩笑得更大声了。

镇海说道:“你咋想起来开游戏厅了?可别说就是为了给红姨找点儿事儿干啊,我俩真不信。”

镇江也猛点头,表示同意亲哥的说法。

夏晨抽口烟,笑着说:“不瞒两位哥哥,这玩意儿挣钱啊,机器一开,全天都不带歇的,一块钱十个币,能玩儿多久?技术好的顶了天玩儿一个小时罢了,更别说那些个水平洼的主儿了,几个小时玩儿下来,花个几十块都不叫事儿,你俩算算,这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不用多,每天接待三五十个客人,那是多少钱?”

兄弟俩一听,呼吸都急促了。

“那不得好几百块?”镇海瞪着大眼珠子说道。

“只多不少。”夏晨开始往外放钩子,他的目的很简单,把两人拉上船。

也别说王家兄弟这种混子交不住,那得分什么人去交。

俩人虽然挺混蛋,偷鸡摸狗的事儿没少干,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但是夏晨就有把握能拿捏住他俩。

只要让二位看到实实在在的利益,把他俩绑上战船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一个猴儿一个栓法。

夏晨的真实想法是,留着二人将来有大用。

听了夏晨的话,兄弟俩在心里盘算开了,一天就打五百块钱算吧,这一个月下来,卧槽一万五!

王镇海的眼珠子都绿了。

这特么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可比他娘的整天瞎胡混强多了。

混子混到最后的最高奥义是什么?

两点,要么去蹲苦窑,终日与窝窝头咸菜疙瘩为伴。

要么,混开了以后再洗白,从此过上穿西装打领带大皮鞋,手拿大哥大,腰挂bp机,出门桑塔纳,回家搂小蜜的美好生活。

王家兄弟无比想过第二种日子啊。

他俩非但不傻,还很精明,从夏晨透露出来的信息上看,晨子是愿意拉兄弟俩一把的,要不然,人家犯不上跟自个儿兄弟解释这么多对吧。

这是要起飞了。

兄弟俩心里开了锅,越发坚定地要跟晨子大干一场的念头。

王镇海又想表忠心,被夏晨打断了:“大哥二哥,咱们兄弟是一个院子里玩起来的,那些个客套话就甭多说了,有几件事儿我得提前跟你俩交代明白了,要不然,咱这买卖也干不长。”

兄弟俩点着头。

王镇海郑重道:“晨子你说,我们哥儿俩听着。”

最新小说: 乡村美人 我在梦里为所欲为 小妖精[快穿]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秦枫沈若冰 大道玄浑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不及你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