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骚浪嘿(1 / 1)

夏阳立马蹦了起来:“合着最后倒霉的还是我啊?”

夏晨和梁映红放声大笑起来。

老夏这操作可以的,很骚。

夏明宇端起酒杯,敬苍天一杯,抿一口,放下酒杯后又重复刚才那个话题:“你找了个什么工作?”

夏晨去摸桌子上的烟,被梁映红瞪了一眼,赶紧先给后妈递上一根,边点火边说道:“在一家服装公司里当个活动策划。”

看他一眼,老夏颇觉诧异,儿子大了,有些话也不好直说了,便点头说道:“那就好好干吧,有点事儿干着总比整天瞎胡混强得多。”

天底下的老爸基本上都是一个模板,跟儿子交流的时候喜欢说半句留半句,也喜欢站在他的角度上语重心长,总觉得自个儿是过来人,他丰富的社会阅历会让孩子少走一些弯路。

夏晨是个极有主见的人,老爸的建议会听,但采不采纳,两说着。

这一刻他却很有耐心,因为上辈子缺少父爱,这辈子再听到老爸的悉心教导,感觉非常亲切。

“您放心,我会好好干的。我敬您一杯。”夏晨跟老爹干了一个。

“对了,明儿说好了,我和您一起去跟那俩老板见面聊一下,吃完饭今儿就早点休息吧。”放下酒杯后,夏晨又补了一句。

夏明宇点头说好。

吃过晚饭后,后妈忙着收拾碗筷,坚决不让兄弟俩动手,却呵斥老夏:“你屁股底下沾上502啦?不知道搭把手吗?我这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的,回到家还要伺候你们这仨活祖宗……”

老夏非常懂事儿,嗖地站起来,刷碗去了。

兄弟俩相视笑了。

这年代老百姓的娱乐活动很少,各家各户吃完饭后基本上都一个模式,嗑瓜子喝茶水看电视。

夏家虽说住得不宽裕,前些年老夏挣了点钱,给家里添置了彩电和洗衣机。

十八寸的大屁股电视机放在五斗橱上,上面搭着梁映红用粗毛线勾出来的盖巾。

她们这代人,总喜欢给家用电器穿衣服。

夏晨小时候挺不屑一顾的,觉得多此一举,长大后就明白了,这代表了她们对来之不易贵重物品的爱惜。

电视里播放着几度风雨几度春秋,主人公周志明被送到劳改砖厂接受改造,被众狱友们揍了一顿,正是最扣人心弦的戏码。

打扫完卫生的梁映红边织毛衣边看电视,嘴里叼着烟,也不怕烟灰把毛线撩了。

夏阳冲亲哥一努嘴,夏晨会意,俩人抬起屁股。

梁映红眼珠子都没离开过电视机就进入到唠叨模式中:“二狗子你赶紧去你哥那屋写作业,作业没写完敢出门野,弄死你!”

计划被识破了,二狗子小脸立马垮了下来,叹息一声,丝毫生不出反抗之心,背着书包默默向隔壁半间房走去。

夏晨笑不活了,老梁就是有这个本事,兄弟俩的思想活动她一看一个准儿。

“那我也回屋了啊,今晚让二狗子睡我那屋吧,我打个地铺就行。”

“昂。”

梁映红的注意力仍旧在电视上。

夏晨回了屋,见亲弟弟老老实实伏案奋笔疾书,昏黄的白炽灯照着他俊俏的脸庞,他走过去,照着夏阳的后脑勺就来了一巴掌,“别装了。”

夏阳嘿嘿笑道:“门关紧了没?抽一袋。”

狗东西把烟掏出来,问道:“我还没问你呢,你小子啥时候学会的抽烟?”

二狗子把烟抢过来,抽出一支点燃,两眼一翻说道:“还用学么,每天熏都熏会了,老头儿一家六口人,仨老爷们儿都抽烟,这就叫言传身教、家学渊源,这是一种传承。”

什么乱七八糟的。

夏晨在床上坐下,也点了根烟,问夏晨道:“你刚才冲我挤眉弄眼的想干嘛?”

夏阳屁股一挪,面向亲哥,眉飞色舞道:“新街口那边刚开了一家游戏机厅,倍儿热闹,我们班很多同学都去过了,说街霸很爽很牛逼,我也想去瞧瞧,这不……嘿嘿,哥你懂的。”

闻言,夏晨嘴角抽抽了,游戏大潮来临了啊。

阿斗给,阿斗给,好油给……

力巴海尔,力巴海尔……

滴滴…嗒滴……

八万……不要嘛……这是麻将机,那大凶美女一件件地脱,骚浪嘿……

脑海中回想起这几个经典声音,犹如近在耳边,哎呀,居然有点儿热血沸腾。

不过嘛,夏晨板着脸说道:“你小子当下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整天想着怎么浪,还有几天就要期末考了,要是考不好,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瞧,当大哥的跟老爹有啥区别啊,都是操心的命。

夏晨这不就代入到老爹的角色中去了么。

也是惯性,上辈子老夏死得早,夏晨为夏阳操了半辈子心,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呢。

“这你放心,考试是肯定没问题的,初二的课程,太简单。哥,我要是考得好,你能不能带我去浪一次啊?”夏阳觍个逼脸问道。

夏晨对这货采用的是胡萝卜加大棒的教育方式,见他信心满满,也不忍打击他,抽口烟后说道:“你要是考进全班前五名,哥送你台红白机。”

夏阳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踩灭后兴奋道:“说话算话啊。”

“算话。”夏晨笑着说道。

“那我抓紧时间复习。”二狗子被狗东西调动起了积极性,转过身去埋头做题。

夏晨把窗户打开,让晚风吹进来,好在有纱窗,不然就这破平房,晚上能被蚊子咬死。

他从床底下抽出一张凉席来铺在地上,拿了个枕头摆好,躺下后一阵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到几点钟,就听到枕头边的传呼机发出一阵蜂鸣,睡眼朦胧拿起来瞧了瞧,见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睡了吗?

夏晨嘴角一牵,又把传呼机塞枕头底下了。

废话,都睡了好几个小时了。

骚钰小姐姐,你睡不着是因为想臭弟弟了吗?

轻熟女果然放得开啊。

再次进入梦乡,夏晨再睁开眼时居然是被尿给憋醒的。

这货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笑了一声,扭头儿发现二狗子撅着屁股睡得正香,夏晨心说,年轻人也不容易啊,这货昨晚该不会学到两三点钟了吧?

为了一台红白机,二狗子也是拼了。

感觉到膀胱快要炸开了,他连忙站起来,套上短裤就往外走去。

来到院里,见后妈正在自扫门前雪,扫帚挥舞得虎虎生风,夏晨说道:“您动静轻点儿,二狗子还在睡觉呢。”

把火点着立刻就跑。

刚跑出院门,就听到河东狮咆哮的声音传了出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睡?你是头猪啊?猪都比你勤快,一大早就起来拱食槽子啦!”

夏晨笑得都尿分岔了。

住在胡同里就这点不好,撒泡尿都得跑出半里地去,公共厕所臭气熏天,拉大条排队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

夏天还好,到了年根儿底下,捣蛋鬼们拿着拆开的土炮仗往坑里一扔,如果有人正在前面蹲坑,那酸爽……

经常能听见隔壁老王骂街的声音从公厕里传来。

回到院里,夏晨浑身轻松地洗脸刷牙。

这套程序走完,坐到餐桌前慢条斯理吃着面条。

二狗子一脸便秘,目光不善狠狠盯着亲哥,后槽牙磨得滋滋响。

后妈瞪他一眼,这货立马老实了,低着头呼噜呼噜往嘴里扒拉面条,跟猪拱槽似的。

吃完早饭,老夏得先去局里照一面儿。

夏晨一想,反正也不用去公司了,就跟老夏一起行动。

临走前还跟二狗子说:“在家好好复习啊。”

二狗子磨磨牙,说道:“你可真是我亲哥!”

“那必须的。”夏晨很骄傲。

区文化旅游局在崇文门外大街,距离倒不是很远。

夏晨嫌不好看,就蹬着二八大扛带着老爹一路骑行。

老夏乐呵呵的,自个儿也能享受被儿子带着的滋味儿了。

来到单位上,夏晨能看出来,老夏为人还是非常好的,无论中年人还是年轻人,都面带笑容跟他打招呼。

一辆桑塔纳开过来,车窗落下,露出一张清瘦的脸。

“老夏,这么早啊。”这位是局座大人,叫张树平。

“张局你好,你来得也不晚啊。”夏明宇笑着说道。

张树平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跟夏明宇并肩前行,“嗐,人老了觉就少,在家里也左右无事,索性就早点来办公。哎我说老夏,这小子是夏晨吧?”

夏明宇笑道:“你还记得他啊。”

“我还抱过他呢。”张树平说道。

夏晨赶忙说道:“张大爷好。”

京城人不兴叫伯伯,比老爹岁数大的一律叫大爷。

张树平就哈哈大笑,点着夏晨说道:“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你小时候跟你爸来局里玩儿,我逗你,把你举到肩膀上坐着,你小子跟我可真不见外,直接给我来了泡热乎的,幸亏是夏天,那要是冬天,哈哈哈哈……”

最新小说: 捉鬼龙王林天佑 娇妻好甜,总裁大人好凶猛 天庭临时工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捡漏之王 小狼狗饲养计划 娱乐:从向往开始的娱乐人生 从向往开始综艺之路 天龙殿 恣睢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