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丧心病狂(1 / 1)

王小波太知道夏晨要干嘛了,这是要留证据,奈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得不服,又把刚才那番话重复了一遍。

夏晨又问他:“你总共给厂里提供了多少劣质产品?”

“具体供了多少我记不住了……”见夏晨又扬起了巴掌,王小波急切地说道:“先别打,我知道你们厂里都是有记录的,你去查一查就能搞清楚了。”

“你糊弄鬼呢?你当财务人员是傻子啊,劣质产品能登记造册吗?”夏晨瞪着眼说道。

“有个总数儿,弄清楚送货的总数量,我就能推算出每次送货时往里面掺了多少劣质品。”

夏晨点头,看来这小子记性不错,他扭头儿问夏明宇道:“爸,厂子还能进得去吗?账册能不能拿到手?”

夏明宇苦笑着说道:“你爸现在是戴罪之身,没被警察拘留就谢天谢地了,厂子里全是事故调查组的干部,所有账本都被查封了,别说我,这会儿估计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这就难办了,拿不到账本就等于掌握不了直接证据,有道是口说无凭,光凭王小波叭叭,证据不充分啊。

夏晨是想从根子上去解决这个问题,说起来,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只要有证据证明河南钢铁公司发生的生产事故跟厂子生产的低压电器的质量没关系,老爸就可以全身而退。

不过现在看来,事情有点棘手了。

但是没关系,夏晨还有别的招儿。

冲老爸点点头,夏晨安抚他道:“没事儿,我再想其他办法。”

夏明宇这会儿脑袋里乱哄哄的,连续几天的折腾,使他整个人都疲惫不堪,听了儿子的话,他下意识地点头,说:“唉,盼望着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夏晨再次问王小波:“说说呗,您给我们厂里提供了哪些品类的残次品啊?”

“主要是用铁片代替白银充当继电器的触头,那些刷了银粉的铁片就是我供的货。”王小波竹筒倒豆子,他也想开了,横竖都得进去了,自个儿犯的这罪过,五年起步,早交代了早解脱。

“缺德带冒烟儿的玩意儿,为了挣几个臭钱儿,你他妈良心都不要了啊!”刘大爷用拐棍儿狠狠杵着地,吹胡子瞪眼地怒骂道。

夏明宇叹口气,总算知道事情的起因了,心中愤恨,却也无可奈何,说到底,终究是因为自个儿用错了人才导致了今天这种悲惨局面的形成。

孙友林,你个王八蛋,别让老子找到你,否则,老子定要你好看。

夏明宇咬牙切齿地想着。

夏晨吐出口气,继续审问王小波:“那你给孙友林送钱的时候,可有第三个人在场?”

王小波完全放弃了抵抗,如实说道:“我家婆娘跟我一起去过几次。”

“她愿意出面作证吗?”

“我试着劝劝。”

夏晨点头,起身,先摁下录音机的按键,然后往沙发上一坐,对刘大爷说道:“爷们儿,您也听到了,事儿都弄清楚了,从王小波交代出来的事情上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厂里生产的低压电器确实存在一些质量问题。

但造成钢厂发生生产事故的主要原因是供货商给我们厂提供了劣质产品,这才使得我们厂的产品出现了严重的质量不达标现象。

当然,这与孙友林这个分管生产的副厂长收受供货商的回扣,故意接收、使用劣质生产材料也有脱不开的干系。”

刘大爷点着头,问道:“那你小子打算咋办啊?”

“法办!”夏晨说得斩钉截铁:“先把王小波送局子里去,再把孙友林和他的姘头刘洁找出来,我差不多能猜到他和刘洁躲在哪里。”

“能找到孙友林是最好不过的了,我听说,他把红星厂的钱款全都转移了,只要找到他,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刘大爷心明眼亮,很快明白了夏晨的心思。

“没错儿,我们想给您老结清欠款,最快的方法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孙友林,让他把转移出去的钱都给吐出来,然后将这个人渣绳之以法。”

“那你快说,孙友林和他的姘头到底在哪儿啊?需要老头子我帮你做点啥不?能帮的,大爷没二话。”

刘大爷对夏晨刮目相看了,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子跟变了个人一样,长大了啊。

夏明宇也双目炯炯望着儿砸,他觉得,儿砸的迅速成长得益于家庭这次的突然变故,和平日里自个儿的悉心教导。

双重作用力才是儿砸突然开窍的重要因素。

看着儿砸跟自个儿一样帅气的面庞,神情中流露出来的自信,老夏深感自豪。

不愧是我的种,老子英雄,儿砸也不差!

这时,王小波艰难爬起来,撒开脚丫子就想跑,被早有所防范的夏晨一脚丫子闷在地上,顺手找了根麻绳,麻溜儿给他来了个五花大绑。

“老实着吧你,还挣扎,想屁吃呢?”

骂了一句,夏晨走回来,继续说道:“我猜,事情虽然发生三天了,孙友林一定没跑远,跑,正说明了他心虚。

他肯定猫在什么地方暗中观察着形势的发展呢,如果我爸进去了,他就可以把责任全推到我爸身上去,如果调查组做出的结论对他不利,那时候他再卷款潜逃也不迟。

那么,他现如今在哪儿猫着呢?爸,您找了他好几天都没找到是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该找的地方我都找遍了,别说人,毛都没找到一根,我说你小子就别跟我卖关子了成吗?你爸我急得都后脊梁都冒火啦!”夏明宇急三火四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不逗您了。孙友林狡猾得很,他深谙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这个道理,我记得您厂子对面是个家属区对吧?”

“没错儿,你是说……”

夏晨点点头,揭晓答案:“孙友林有个堂弟叫孙友亮,是厂子一车间的工人,孙友亮就租住在那个家属院里。”

见老爸想开口说话,夏晨一抬手制止了他,“我知道我想到的您也一定想到了,并且去找过孙友亮了,没收获。

但您想啊,孙友林多聪明一人,他不会傻到直接住进孙友亮的家里去,备不住,他让孙友亮给他另租了一间房,比如说就在孙友亮的对门、上下楼之类的。

这样,他既能观察到您有没有去找过他,又能通过阳台查看到厂子里的情况,简直是一举两得。”

夏明宇心里咯噔一下子,寻思片刻,又觉得儿砸说的这些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了,真是这样的话,那孙友林可就太阴险了。

“晨子,我怎么觉得有点儿不靠谱呢?”夏明宇苦笑着说。

“明宇啊,不试试看,你怎么就知道靠不靠谱啊?”刘大爷乐呵呵说道,又对夏晨说:“小晨,有什么需要你大爷帮忙的吗?”

夏晨冲老爷子一抱拳,说道:“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哈,我知道您家我建军哥在分局工作,您能不能给我建军哥打个电话,让他带几个人配合我一下?公安出面抓人,这事儿也师出有名。”

刘大爷笑着站起来,爽快地答应道:“你这是给我家建军送功劳啊,成,我这就给你建军哥打电话去。”

老头子也够精明的,知道这案子是个大案,自己儿子把案子破了就是大功一件。

夏晨冲老爸使了个眼色。

夏明宇会意,也站起来,对牛大爷说:“我扶您老一起去。”

刘大爷点着头,俩人往出走。

夏晨复又坐下了,点了根烟后又琢磨起这件事儿来。

上辈子里,老爸被王小波失手打死,王小波逃之夭夭,一直到夏晨重生前都没找到他的踪迹,这辈子,他成功阻止了悲剧的重演,等待王小波的将是n年的牢狱之灾。

同样的,孙友林和姘头刘洁也人间蒸发了,夏晨后来听说有人在缅甸见到过二人,为此,夏晨专程飞了趟缅甸,但一无所获。

后来,调查组的结论出来了,钢厂的生产事故确实是因为自家厂子生产的配件不合格而造成的,工厂彻底被关停。

老爸欠了一屁股债撒手人寰了,导致夏晨和后妈弟弟的生活一下就陷入了困境中。

但是夏晨并没有因为日子的窘迫就中断了对整起事件的调查,在调查过程中他发现,这一切都不是突发状况,其实早在两年前孙友林就开始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供货商的回扣,进购了很多质量不合格的零配件。

为了节省生产成本,达到侵吞公款的目的,他甚至命令私交不错的车间主任,指使他用稻糠换下熔断器的石英砂来以次充好,简直丧心病狂。

最新小说: 天价萌妻 都市医仙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势不可挡 重生之心动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望眼欲穿 岂言不相思 我自地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