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说道说道(1 / 1)

这时,债主之一的刘大爷拄着拐棍儿走到夏晨跟前,叹了口气说道:“小晨啊,你也算是我看着长起来的孩子,今儿咋这么冲动呢?把人打一顿能解决问题的话,你把大家伙儿挨个儿揍一遍得了。”

“刘大爷,您这话说得可亏心了啊,我压根儿就没想动手,是他先对我出的手,我今儿就是废了他,顶多也就算个正当防卫,我横不能站这儿任他打吧?

再者说了,您老几位来要债,那自然是天经地义的,我刚才说过了,我们家欠你们的钱从头到尾就没打算赖过账,但是有话咱不能好好说吗?非要兵合一处将打一家闹得人尽皆知了才好看?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夏晨字字珠玑,句句奔着这伙人的心眼子往里面剜,抢白得大家面红耳赤。

刘大爷也老脸通红,“小晨啊,我们原本没想着一起过来的,可是今儿中午,小波找到我说,你家败了,你爸想逃跑,若是我们不来堵门,你家欠我们的货款我们镚子儿都甭想要回去了。

你也知道,这年头儿挣俩钱儿不容易,担惊受怕的就不说了,谁家里也有个老的少的,多少张嘴等着吃饭呢,现在的钱又毛,我们也是急眼了才……”

夏晨点头,神色凝重,“我理解您的心情,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谁家的日子都不宽裕。不过您也说了,各位都是受了王小波的蛊惑才过来的,那这事儿咱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各位里面请吧,我会给大家伙儿一个交代的。”

老刘叹着气跟随夏晨往院子里走。

债主们一看,得,都进去吧,这事儿想要解决,还真得好好掰扯掰扯。

夏晨扭头儿对几个人说道:“把王小波也一起抬进来,我把丑话搁头里,他跑了,你们这帮人一分钱都甭想拿到。”

几个人立马走上前,把王小波架起来就走,越发觉得这里头透着一股子古怪了。

夏明宇也是叹息不已愁肠百结,最近这段日子更是过得苦不堪言。

好么秧儿的厂子突然就和工程事故联系到一起去了,河南一家钢铁公司建成剪彩,一包钢水正要倾倒却突然卡壳,上百万元的产品全部报废。

后一查,正是因为自个儿厂里提供的低压电器产品质量不过关所导致的。

钢厂领导勃然大怒,先报公安后报工商,最后给质量监督部门打了电话,一层一层往下压,自个儿的厂子就顺利被查封了。

让他更加感到气愤的是,工厂被封后,副厂长老孙和会计刘洁突然消失,等他反应过来一查帐,账面上只剩下110块6毛5了,还特么有零有整的。

要说俩人没做亏心事打死夏明宇都不带信的,不然两人跑什么?

这几天来,他就没断了寻找这俩人的踪迹,但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夏明宇灰心丧气,这才觉得日子没法过了,打算跟老婆离婚。

见债主们暂时被儿子安抚住了,夏明宇松了口气,侧身,让债主同志们先进屋里去。

他对儿子今天的表现刮目相看了,以前这个货可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混账玩意儿,今儿睡了个午觉醒过来,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知道为老爹分忧解难了。

本质上来说,夏明宇还算是个心大量宽的人,看不明白儿子,就先放到了一边。

占地面积三百来平米的大杂院住了九户人家,空间利用得特充分,几块石棉瓦一搭就是个简易厨房,几十块砖一摞就是个杂物间,锅碗瓢勺破花盆尿罐子在小道两侧摆放得整齐有序,诡异,却透出一股子协调性,让你不得不佩服老百姓无穷的创造力。

夏晨家住西厢房,相邻的一间半屋子,一间是老爸和后妈住,剩下半间是夏晨的蜗居。

夏晨把大家请到老爸的居室,这间房被老爸改造成了两个半间,屋子中间拉一道帘儿,里头睡人外头待客。

十几个人进了屋,使逼仄的房间更加拥挤,但这会儿没人在乎这个,把钱要到手最重要。

破沙发上坐不下了,几个人就坐马扎上,没马扎坐了就站着。

夏晨也懒得给这些人沏茶了,一人一碗凉白开,爱喝不喝吧。

夏明宇尴尬万分,掏出烟来撒了一圈儿,嘴里说着对不住对不住,让各位担惊受怕了,都是我的错巴拉巴拉。

大家脸上笑嘻嘻,谁知道心里有没有妈卖批?

见老爸低三下四低声下气的样儿,夏晨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愈发忌恨王小波、孙友林和刘洁了。

这事儿要不查个水落石出,哥们儿重生一回可就废了。

等各位把烟都点了后,夏晨咂么咂么嘴巴子,在老爸的目瞪口呆下也点了一根,狠狠抽了一口,用心体会着香烟融入肺里后那舒爽的感觉。

“小晨啊,你把大家伙儿喊到屋里来,有话就直说吧,你打算如何解决你家欠款的事情,你先画出个道儿来,大家合计合计,能成,咱们就按你说的执行,如果不成,咱们也商量个其他办法。”开口说话的是刘大爷。

大家都应声附和,说刘大爷说得对,大家伙儿坚决拥护。

对刘大爷此人,夏晨多少是有些了解的,老资产阶级家庭出身,后来受到冲击家产被抄,老家儿也先后离世,平反后落实政策归还了家产,他老太太摸电门,又抖起来了。

他毕竟是资本家的后代,从小耳濡目染的全是生意经,改革开放后重起炉灶很快做大了,摇身一变成为了低压电器厂的上游供货商。

再加上他资历高,威望重,年龄又摆在这儿了,就有点倚老卖老的意思,凡事好拿个糖出个头的。

夏晨也不跟他计较,抽了抽嘴角,他说道:“您老把话说开了,我也就不跟各位打哈哈了,我家厂子遇到的问题呢,大家都看在眼里了,眼巴前儿确实有困难,想让我们家立刻还钱,不可能,就算你们把我家拆了也无济于事,这点大家认可吧?”

大家面面相觑,但没人说话。

刘大爷抽口烟,缓缓点头:“情况大家都是清楚的,你说的这些,我们也认同,不过嘛,你总得拿出个还款计划来才成吧?你说呢,明宇?”

他总觉得夏晨还是个孩子,一个人嫌狗不待见的小年轻儿也能当家做主?况且还是替家里还债这么大的事情,开什么玩笑呢。

冲老头儿尴尬一笑,夏明宇说道:“对,您老说得对,是该拿出个还款计划来。”

没下文了?

你倒是把计划拿出来啊。

大家立马吹胡子瞪眼了,两三个人头碰头的低声交谈着,看向夏明宇的目光带着愤怒。

夏晨冷眼旁观,把债主同志们的面部表情全看进眼里了,他突然感觉这事儿也挺有意思的,能看出人心来。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刘大爷用拐杖杵杵地,水泥地面发出咚咚两声脆响,他面容严肃道:“怎么,都不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了是吧?还有没有点儿规矩?”

大家顿时不吭声了。

浑浊的双眼望着夏明宇,刘大爷语重心长:“明宇啊,我也知道你难,但这事儿它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不是,大家都难,谁家也不好过,你也体谅体谅大家,成不?”

把烟头丢地上踩灭,夏明宇像个无助的孩子,“我能体谅大家伙儿的难处,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让我现在就拿出钱来还账,真没有。”

“你这么说的话,就破罐子破摔了啊,这可不成,今儿要是见不到钱,我们就不走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债主出言说道。

“没错儿,今天必须要见到钱,不然我们就住你家了。”

“耍赖皮啊老夏,这可不成,今儿说什么你都得还我们一部分。”

大家又对夏明宇展开了新一轮的讨伐。

夏晨听不下去了,咳嗽一声,他说道:“积点儿口德吧各位,谁还没有个不顺的时候啊?我们又不没说不还钱,一个个急赤白脸的干嘛?你们想要还款计划是吧?成,我今儿就把话撂在这儿,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我把欠各位的钱一把付清,如何?”

最新小说: 贪酒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荒野玫瑰 不及你甜 小妖精[快穿]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权色征途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乡村美人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