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合作(1 / 1)

蓝星各国间的勾心斗角,让郑理意识到,他们是不可能能够集全体通力合作的。

哪怕是华国和俄国之间的合作,也是有所保留。

原本郑理在魔法论坛中特意留下的捷径,就是大家合作购买技术资料,然后共享。

只是没想到,哪怕在如此大的诱惑面前,蓝星各国也无法达成合作。

合作这条路走不通,那就只有竞争了。

郑理意识到适当提高竞争烈度,把竞争范围局限在科研领域,才能更好的激发蓝星文明的潜力。

合作对于战争是永恒主题的蓝星文明来说有点虚无缥缈。

这可能就是智慧生命的本性。法师在远古和中古时代同样是争斗不止。

李万清兴奋道:“只要您同意,我肯定能说服他们。话说生物存储服务器,1000pb我们可以把数据全部放在一台存储服务器上。”

“后续的数据处理速度也能上升很多,对于我们处理脑神经信号有很大的好处。”

脑机连接手机对于蓝星主流语系的开发都已经完成。

而脑机连接vr,目前主要就是华语系和英语系完成了研发,其他语系会根据其市场规模大小开始研发。

郑理问道:“脑机连接义肢江城那边的测试数据如何?”

李万清:“测试数据很不错,目前所有测试者没有由于脑神经信号识别错误导致的意外产生。”

“但是英语系的义肢临床试验,已经从阿美利肯转到南非了,阿美利肯方面一直没通过我们的临床试验申请。”

“汉语系的脑机连接义肢已经准备申请生产了。”

科创生物的脑机连接技术是非侵入式的,所以医疗器械的上市审批进度会更快一些。

郑理想起来,科创生物江城跟姑苏两地的研发中心,很多人力是投入到创新药的研发中。

他问道:“创新药的研发进度如何?有没有哪一款开始临床试验了?”

创新药的研发是很难没错,但是科创生物这个领域的研发从19年成立开始,他们就已经着手开始了。

只是郑理本人在这方面做的贡献比较少。按照正常时间线来说,创新药的研发需要十年之久才能有一定成果。

早期研究到确定新药的化学成分,这个时间大致需要3到6年,临床前研究需要1到2年。

经历了这个漫长的过程后,还有临床研究和药品审批。

国内药企一般都是先从仿制药开始,像科创生物这种直接就是创新药开始极其罕见。

属于是不差钱的典型了。

李万清回答道:“目前还在化合物的筛选过程,没有太多的变化。”

李万清作为狮城研发中心的主管,有回姑苏参加过科创生物的年会,也认识了一些其他研发中心的研究员。

不管是从内部公司论坛,还是私下研究员们的朋友圈以及闲聊来看,科创生物在创新药研发上没有太多进展。

科创生物几大板块,脑机连接和内啡肽领域是主要的利润来源。

创新药这一块属于只看到投入没看到产出。高管们都是生物医药领域的业内人士,知道这很正常。

但是相关的负责人心里会着急,投入这么大,迟迟没有产出,在企业内部的话语权和地位势必然不高。

如果研发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度,提高影响力也好争取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也好,是肯定会大为宣传的。

李万清至今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整个创新药条线的同事们跟开了静默模式一样,他就知道显然是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每周给郑理的工作总结肯定也会写这部分内容,但是由于创新药没有进展,所以在工作汇报里最多占据一句话。

郑理对于创新药的真实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他听完李万清的回答后说道:“创新药确实需要比较大的投入,属于长线投资。”

“像我当年做内啡肽,都不算是创新药,属于是仿制药。”

李万清奉承道:“内啡肽上世纪就被科学家们发现了,但是也没有谁研究出来制造方法,更别提规模生产的办法。”

“您的研究成果难度不在任何一款创新药之下。”

内啡肽上市后,这款药物的营收也好,利润也好,不亚于任何跨国医药巨头的拳头产品。

可以说是科创生物的立身之本。

而创新药,即便投入几十亿米元,也未必能开发出下一款类似效果的拳头产品。

拿辉瑞制药举例,在西地那非出来前,它不管从营收还是利润上,跟默沙东都存在不小的差距。

而西地那非出来后,单靠这一款药物,辉瑞很快超越了默沙东。当然这两年默沙东又杀回来了。

但是西地那非让辉瑞直接上升了一个档次。

当然科创生物和辉瑞有所不同。自从脑机连接手机上市后,外界更多的把科创生物看作是多元化经营的企业,不仅仅局限于生物医药领域。

郑理理了理思路,他对于科创生物的希望就是把规模做大,提高研发能力,必要时能按照他的研发思路执行到位。

现在科创生物还属于发展的阶段,等稳定之后,郑理打算对内部研究员进行考察,将能力上限高的留下。

......

花为的生物存储服务器火了之后,外界在讨论,业界讨论的更加热烈。

特别是曙光、浪潮、紫光、长江存储这几家企业,大家都是从业公司,花为突然放卫星。

之前怎么没听到什么风声。

长江存储还好一点,毕竟自己的副总突然去了一家叫深蓝存储的央企任职。

他们有猜到国内的存储行业会有什么大动静。

只是没想到这个动静有点超出他们的想象。生物存储之前也没听说国内哪家研发团队的技术成熟。

外界会把注意力聚焦在花为上,但是业内清楚,花为是不可能靠自己搞出生物存储技术来的。

不是看不起花为,对于花为的研发能力他们是佩服的,而是花为之前没有相关的技术储备,凭空掏出生物存储完全不符合常理。

大家的注意力自然集中到花为发布会上提到的深蓝存储。

调查也没调查出什么所以然,只知道长江存储的管扬去了那里当董事长。

业内这些企业的高管们同时也在到处打听,国内高校或者研究院有哪个做dna大分子存储的团队被挖走了。

同样没有打听出消息,之前发表过dna存储相关论文的教授们,近期没有听说哪个离职了的。

和管扬事先预料的一样,花为的发布会之后,不需要他上门营销,各个企业的负责人接连找上门来。

“管兄,你太不够意思了,有生物存储如此先进的技术,不先通知我们曙光一声,我们曙光同样在存储服务器领域有深厚的技术积累和丰富的经验。”

浪潮的董事长前脚刚走,曙光的董事长后脚就上门了,李军也不弯弯绕绕,开门见山道。

曙光同样是国企,只是不是中央直管的国企,他是由科技部和华国科学院孵化出来的企业。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是华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

之前管扬在长江存储担任副总裁的时候,跟李军差了不止一个级别。

管扬笑道:“主要我们的技术才研发出来,还不够成熟,需要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没好意思跟曙光合作。”

“之前我在长江存储的时候,因为技术不够成熟一直没能和曙光合作上,这次来了深蓝存储后主要技术还是不够成熟。”

管扬暗指的是,之前长江存储希望打入曙光的供应链体系,曙光以长江存储技术不够成熟为由,一直拖着。

曙光存储服务器的供应商一直都是阿美利肯的希捷公司。希捷是全球最大的硬盘、磁盘生产制造商。

技术上肯定是希捷更成熟。

但是长江存储好歹是国家重点扶持项目,而且长江存储当时的诉求也不是要直接替代希捷,而是进入到曙光的供应链体系里来,符合条件才能供货。

即便这样的条件曙光也没答应。

李军知道管扬对于那件事还耿耿于怀,他解释道:“当时我们是希望选长江存储,但是由于我们18年的时候跟希捷签了长达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

“加上长江存储当时的64层闪存技术都还没成熟,我们没想到长江存储的技术进步如此之快。”

“短短两年时间就攻克了128层3d nand技术。”

李军纯属找借口,战略合作协议又不是排他协议。长江存储的64层闪存技术完全可以先进入曙光的低端存储服务器型号里。

管扬没有揭穿对方,他本来也只是找借口搪塞对方,都换了公司,不可能还因为长江存储的一些过节而为难李军。

管扬这几天才意识到自己被任命为深蓝存储的董事长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人脉够广,专门派他来拒绝这些要求的。

“明白,生物存储技术成熟后,我们会对所有华国企业进行授权的。”

“你们不用担心。”

“大家都是国企,我们的技术怎么可能不对曙光授权呢。”

最新小说: 重生之科技之子 夏花的末世之战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高武模拟器:我能逆天改命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俗主 僵尸:开局拒绝九叔 我的末世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