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雄心壮志(1 / 1)

同样的能力,不同的诉求和不同的人导致他们将这种能力发挥到不同的领域。

罗舒这段时间的心情很低落,魔法币开放后,别说抢到,他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搞懂到底要怎么去计算一个星球的宇宙坐标。

除了提前知道消息后在金融市场上捞了一波,罗舒再没有别的收获。

梅林给金融市场带来的动荡逐渐在被修复,世界上唯二获得magic coin的两个国家保持静默。

世界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因为magic coin而接连大跌的纳斯达克指数在缓慢修复,黄金的价格在震荡下跌,受到magic coin影响,btc、eth等主流加密货币一路走高。

连魔法师都要用加密货币,可见加密货币的深入人心!

币圈言论同样要受到监管,大家不敢明说,只是各种暗示。

“未来是加密货币的未来,btc将作为未来加密货币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eth不仅是加密货币,更是区块链的生态。”

你持有什么币,自然会为这种币进行鼓吹。

罗舒时常在社交媒体或者搜索引擎上试图搜索magic coin的蛛丝马迹,但是这些媒介里干净的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magic coin一样。

感觉在莫纳克亚山天文台经历的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但是magic.com还能登录进去,纳斯达克指数的v型翻转,comex黄金指数曾经突然的高歌猛进,都能证明这不是梦。

夏威夷夏天的碧海蓝天不能让罗舒像往常一样感到身心愉悦,他感觉自己陷入了魔法的陷阱。

一直试图寻找魔法的蛛丝马迹,他时常会想火星的那一枚magic coin到谁手里了。

公开的社交媒体是没有魔法币的蛛丝马迹,但是在币圈却讨论的相当热烈。

世界前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纷纷上架了名叫mc的虚拟币,但是在价格上三家的报价悬殊巨大。

火币给magic coin的指导价是1亿米元,币安直接是个未知数。

不仅交易所上架了魔法币,币圈的业内人士们在区块链中对magic coin发表观点、提出自己的诉求。

“magic.com你去看了回来会感谢我的”

“高价求购magic coin,上不封顶”

“据说阿美利肯官方获得了magic coin具体数量未知”

“有人了解魔脑吗”

“magic coin?merlin coin!”

......

佩雷尔曼已经回到了他曾经求学的圣彼得堡大学,在知道他有关于如何通过通用办法解开海伯算法后,专门为他配备了一个科研团队。

要知道即便经历了世纪之交的动荡,许多数学家通过各种渠道流向了欧罗巴大陆和阿美利肯后,俄国的数学依然称得上一流强国。

世界上数学领域最强的三个国家,法兰西、阿美利肯和俄国。

华国近些年来数学领域进步颇大,但也只是从三流进步到了勉强二流。

华国曾经的教育体系是搬的俄国前身的那一套,数学教材也颇具有俄国风采,强证明而弱实例。

教育立志于从事数学研究领域的学生纯粹抽象的逻辑体系,是会让他们感到挫败的。

只能看到前人建立起的精巧体系,而无法通过实例看到前人是如何思考如何不断试错不断优化出这套理论来的。

比如怀尔斯证明费马大定理,证明过程足足写了130页,这还是精修过。

如果未来数学家证明了abc猜想,那么费马大定理的证明能缩略到短短几行。

华国的数学教育就是教你最后简化出来的短短几行。

这种教学模式不容易培养出学生对数学的兴趣和热爱。

尤其华国高中数学跟大学数学专业基础课数学分析、高等代数这些存在着较大的割裂。

“思路我认为是没问题的,但是我们要如何通过海伯算法将可能的流行计算出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头绪。”

“不动点定理也许是个可能的方法。”

研究员们时常聚在一起讨论有没有什么好的思路来解决这个问题。

佩雷尔曼参加的很少,即便参加也只是坐在边缘默默地听他们讨论,一言不发。

他已经抓到了灵感的尾巴,只需要静静等待灵感的爆发。

大约二十年前证明庞加莱猜想便是如此,有了灵感默默思考,等待灵感爆发,解决问题。

从某种概念上来说,数学研究确实是一项很看灵感的玩意。

但是这种灵感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你平时经过了大量的训练大量论文的阅读,相关思考有足够的沉淀。

你的大脑会把可能有用的理论在潜意识里帮你串在一起,平时的积累和学习才是灵感的源泉。

当然如果真正的数学天才不管是学习效率还是灵感爆发,都远超常人。

特别像佩雷尔曼,在座的所有研究员加起来都没有他思考的快。

“你觉得佩雷尔曼是个什么样的人?”

“纯粹顶级的数学家,是目前俄国最好的数学家了。”

“我们能相信他吗?”

“我认为完全可以,他在当年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选择离开去阿美利肯,即便他妹妹和父亲都移民了,他也没有离开,我认为他是完全值得相信的。”

佩雷尔曼曾经在1993年的时候去阿美利肯做访问学者,当时他在做访问学者期间证明了灵魂猜想。

当时很多顶级名校像麻省理工、普林斯顿、哈佛等等向他抛来橄榄枝。

“既然你如此笃定,我们相信他吧,俄国需要补的课太多了这是难得的机会,我所剩时间也不多了。”

“好的,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他的。”

“我们必须要提前计划好,我们可能的路线,帝国的存货里我们要明确一条技术路线来发展。”

“华国人在做什么我不清楚,但是阿美利肯的魔脑拥有者在辉瑞的实验室。”

“他们想走的是生物制药路线,据传回来的消息称魔脑在生物制药领域有极大的帮助。”

“这应该只是魔脑用途的一个方面。”

“我们需要有自己的魔脑,而不是只能通过消息渠道获得零星的消息。”

“我们在互联网时代拉下的课,要在新的产业变革到来之前追上。”

最新小说: 重生之科技之子 夏花的末世之战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高武模拟器:我能逆天改命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俗主 僵尸:开局拒绝九叔 我的末世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