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拜票(1 / 1)

科创板一直对散户不太友好,账户上要有五十万以上的资金才能参与到科创板的交易中来。

t+2的交易机制更是让你买到暴雷股想跑都来不及。

再加上科创板很多企业是亏损状态,散户很难能从专业的角度判断这家企业是否具有投资价值,因此一直以来散户对科创板交易的参与热情不高。

但是这次科创生物还没走到上市,甚至都还没走到发行上市那一步就引起了股民们的热烈讨论。

主要是因为科创生物的产品都是带有垄断性质的产品,科技含量十足。

当其他公司的脑机连接技术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科创生物的脑机连接已经大规模商用了。

内啡肽在疫情流行期间各国的大批量采购和新闻报道,为其做了最好的广告。

更别提枫叶国和阿美利肯部分州的骚操作,免费为瘾君子们提供内啡肽戒掉吗啡类成瘾性物质。

这是人类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一一款能显著降低对吗啡类药物成瘾性的物质。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科创生物招股说明书里写的上市价格在1018.23元每股。

科创板中新股,中一签是500股,中签就是五十万,按照惯例上市至少都是百分之三十的涨幅。

而像国盾量子号称量子通信第一股,去年在科创板上市的时候最大涨幅高达1000%,翻了十倍。

科创生物作为脑机连接第一股,翻个五倍不过分吧?如果按翻五倍计算,中一签净赚250万,差不多二线城市一套房了。

股民们对科创生物的热情简直不要太高。

不光是散户,机构也很热情。

今年从上市以来,科创生物共计接待了超过两百家的机构调研。

特别在申海证券交易所审批通过后,有大约一百五十家机构是在这短短两周时间里进行调研的。

李渺渺意识到自己即将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是在机构密集调研期间。

机构们的调研能力非常强,盈利能力、研发投入、研发能力这些都属于基本研究,企业高层关系、管理层是否稳定、背后股东斗争激烈与否,这属于进阶内容。

企业实际控制人的人物画像、性格特质和风险偏好甚至是兴趣爱好都给你研究的清清楚楚。

李渺渺在科创生物相当于三号人物,仅次于郑理和程钢。

但是机构都清楚,李渺渺是郑理在科创生物内最信任的人,是他从江城大学带到科创生物,并且一手把其提拔为副总经理。

明面上属于三号人物,但是权力并不亚于程钢,甚至在某种程度,李渺渺的话语权比程钢更大。

并且程钢知道自己只是科创生物的职业经理人,相比郑理这位绝对控制人来说没有啥权力,因此他也不会去跟李渺渺权力斗争。

科创生物上市前夕,外部机构调研,基本上李渺渺都有参与。

甚至有外部游资走李序林的渠道,想要来拜票。

一般一家企业上市,都会有游资或者机构上门来拜票。

“李女士,我们的诚意是很足的,也请您相信我们的实力,我们手中管理的资金规模资金超过两百亿rmb。”

私募的背后大佬找到李渺渺,在机构调研结束后单独聊天时沟通道:

“我们不需要您做什么,只需要引荐我们跟郑董见一面并且透露一下郑董的兴趣爱好,这组奈良美智的lone star不成敬意。”

李渺渺心里一惊,自从成为科创生物的副总经理以来面对的诱惑不少,但是像眼前这位私募机构负责人如此大手笔还是第一次碰上。

她心里思忖:“对方怎么知道我喜欢奈良美智的作品?奈良美智的一组作品,大致价格至少也是一百万rmb以上。”

李渺渺面上不露声色:“两百亿恐怕不能做什么,科创生物上市价格就在四千亿rmb,你两百亿想撬动这么大的盘子恐怕有点难。”

“更何况你两百亿只是你在管规模,你能拿出来操作的钱最多不超过三成。”

拜票的意思就是游资或者机构在一家新公司上市前夕,上门求见其实际控制人请求合作。

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会通过财报修饰、隐藏利好等各种手段配合机构操控股价。

比如把公司的季报利润往后压,出现利润不及预期,然后再随便来个利空消息或者找媒体发一些利空的新闻,游资乘机砸盘把股价压下去。

然后股价压下去之后,下一个季度把上一个季度藏起来的利润再在季报里体现出来,再发几个利好,机构再把价格抬上去之后出货。

来去之间就把散户当韭菜给割了。

这家上门拜票的私募负责人笑道:“科创生物的操盘没那么复杂,只需要郑董在脑机连接技术有突破或者公司新药研发成功的时候给我们透露消息即可。”

“我们自然会去操作,提前进场适当操作。四千亿的盘子随便玩玩利润也够惊人了。”

“我们野心没那么大,像这种盘子证监会的监管也会格外严厉,所以我们只想赚个消息面的钱。”

当然也有的企业盘子太大,或者企业控制人本身看不上游资的这些钱,不参与到资本市场运作中去。

但是你不参与,不能保证手下不参与,只要有什么内幕消息,是一定会以各种方式传出去的。

科创生物由于主要研发中心也就是郑理所在的研发中心在狮城,这帮机构鞭长莫及,想打探消息成本有点难度,再加上疫情难以往返。

而且郑理作为科创生物研发的核心人物,他的消息肯定是最快的,资本市场一秒钟的快也是快。

像2011年hibernian express为了节省6毫秒的时间,在纽约和伦敦之间架设了一根总长6021公里造价超过3亿米元的海底光缆。

李渺渺不答应也不拒绝:“陈先生,我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郑董,但是郑董愿不愿意见你们,我无法干涉。”

最新小说: 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夏花的末世之战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高武模拟器:我能逆天改命 俗主 重生之科技之子 僵尸:开局拒绝九叔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我的末世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