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震惊的教授(1 / 1)

李渺渺无语:“你天天在这里看电脑,期末能考九十以上?”

“如果你是文学系的,我还能认为你看电脑是在看文献背书,问题是数学系的课程是需要大量计算和练习的。”

她有些失望,失望于对方的自大。

郑理摊手:“让我们走着瞧咯。”

李渺渺点头:“不需要走着瞧,现在我这里有些题目需要你帮忙解答一下。”

“没问题,但是得收费。”郑理心想终于有第一单上门了。

李渺渺没有多纠结收费的问题,“你先帮我解答,你解出来了我微信上立马转你。”

说完她把书包里准备好的草稿纸拿了出来:“喏!”

“设v是有限维欧氏空间,v1、v2是v的非平凡子空间且v=......”

地球的数学对他来说最麻烦的是记名次,有限维、欧氏空间,这些概念和对应的名词和郑理接受过的教育截然不同。

郑理一眼把题目扫完直接说道:

“这是很典型的一道利用矩阵扩展思维来解的题目,先设dimv1=m,dimv2=n,令m,n>0.分别取v1和v2的各一组标准正交基,它们合起来是v的一组基.....”

郑理一边说,一边在草稿纸上写,说完解法时正好写完。

“这道题的本质是考验你理解矩阵概念在欧氏空间中的应用。”

李渺渺从郑理手中把草稿纸抢了过去,她的第一反应是“字有点丑。”

李渺渺把纸上的答案细细看过后,好看的眸子盯着对方,似乎要重新认识郑理一样。

虽然她看不懂郑理的答案到底对不对,但是结合郑理的讲解,李渺渺的直觉告诉她:这应该是对的。

李渺渺今天是有备而来,虽然一周情侣结束了,但李渺渺仍然把郑理当成是她的朋友,她对朋友有种莫名其妙的义气。

她特意从网上找了难题来为难郑理,为的是让对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重新回到正轨上。

对大多数大学生来说,学生生涯最重要的是绩点。

她找的题目是大学生数学竞赛决赛上的一道题:“你之前是不是做过?”

郑理摇头:“没,这么简单的题目还需要做过才能解的出吗?”

李渺渺点头:“好,现在才五分钟,我这里还有两道,也请你帮我解一下。”

“let f:r->r be a continuous function which satisfies

sup|f(x+y)-f(x)-f(y)|<∞(x,y∈r)......

prove sup|f(x)-2014x|<∞(x∈r)”

“let f1,f2,f3,....,fn are analytic functions on d={z||z|<1} and continuous on .....”

郑理扫了眼题目,如果是他刚来恐怕读不懂题目,还好他这几天通过电脑在网上找寻信息的时候,几乎都是浏览的英文页面。

数学方面的英语是很简单的,语法结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只要你知道名词的意思就能读懂。

“第一道题说的是f(x)是r上的连续函数,它的定义域和值域都是r,然后给了条件当n趋向于无穷的时候,f(n)除以n会等于n。然后让你证明sup|f(x)-2014x|<∞,不妨设sup|f(x)-2014x|=m,m有限。”

“对于x∈r,恒有这样一个事实成立,存在n,使得x介于n和n+1之间。因此有|f(x)-f(n)-f(x-n)|+|f(x-n)-2014|会小于等于2m+sup|f(t)-2014t|,其中t的取值范围是0到1,取闭集。”

此时李渺渺如果细心听郑理的讲话,会发现他的讲话节奏非常稳定,语气也没有变化。

可她现在脑海里全是:我是谁,我在哪,他在说什么。

和第一道题一样,郑理一边说一边写,把两张草稿纸的正反面写的满满当当。

郑理写完后推向她,“你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你如果没听懂可以先把我写的答案看一遍,有哪一步到哪一步不懂吗?”

李渺渺脸泛起红晕,她不好意思说自己就没有听懂的地方。

数院基本上每天下午都有课,除了考试周外自习室这个点一般都是空的。所以也没有其他人来打扰他们两个。

李渺渺晃了晃头,把刚刚从郑理那听来的内容清理一空:作为学高数的人不需要懂这么多。

“你稍等我一会,我拿去让我朋友给我看看你说的到底对不对。”

郑理点头表示无所谓,他对自己有充分的信心,作为活过漫长岁月的法师,这种很初级的分析内容完全难不倒他,还没有吃顿饭后甜点困难。

地球传递知识的方式原始的让他意外,听说读写的效率太低了。

知识的传递方式和科技的发达程度不匹配。

郑理当年在法师学院,大家通过魔网付费后把购买的知识下载到大脑中,他眼中闪过一丝怀念,离学院生活已经过去无数岁月。

在他看来地球上知识的获取过于廉价,互联网让每个人都能接触到海量的信息。

李渺渺把郑理的解答拍照后发给刘教授后,起身走到自习室外面,直接打电话过去问道:

“刘叔叔,麻烦帮我看看这几道题目写的对吗,麻烦您了,之后我让我爸请您吃饭。”

刘桂是江城大学数学系的教授,他跟李渺渺的父母是多年的同事,算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

刘桂此时正在自己数院的办公室里,接到电话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大一的高数就需要麻烦他了。

他看了眼手机,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刘桂本以为只是大一的高数,结果他发现对方拿过来的居然是今年上半年丘赛的试题。

他今年指导大三的学生参加丘赛,对今年丘赛的题目印象很深。

刘桂打开电脑,在电脑屏幕上细细看了一遍,然后马上拨了电话过去:

“写的挺好,但是肯定不是你做的,不说字迹和你的字迹完全不同,光这题目也不是你能做出来的。”

李渺渺不肯了:“小瞧人不是?凭什么这么肯定。”

刘桂:“那道几何的题目我不知道你哪找来的,难度至少是数院大一期末考试的压轴题,以你高中数学只能考120分的水平,是肯定做不出来的。”

“另外两道分析的题目都是今年丘赛的内容,你要是能做出来也不至于去学文科数学了。”

刘桂丝毫不留情面:“说吧,找谁做的?”

李渺渺被怼后不以为然,反而笑道:“嘿嘿,您先跟我说做对了吗?”

刘桂点头道:“三道题都做的没啥问题,思路很清晰,解法也是最简洁的解法。”

“丘赛今年上半年才比完,正式的答案外面可找不到,说吧,你找谁做的?”

“我今年带大三的学生,选拔考试的时候,没发现有能把这两道分析题做对的人啊。”

历年丘赛都被清北复交,最多加一所中科大的人包揽,即便江城大学的数学系在国内能排进前十,江大的学生想拿个丘赛的铜奖都得看运气。

李渺渺笑道:“是你们学院的大一新生,他叫郑理。”

刘桂在电话的那边一脸震惊:“是那个号称大一数学分析和高等代数问题都能有偿解答的郑理?”

最新小说: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俗主 夏花的末世之战 高武模拟器:我能逆天改命 我的末世模拟器 重生之科技之子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僵尸:开局拒绝九叔 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