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她就是白莲花王(1 / 1)

夜宴瞥了眼川肆,见他不为所动,只好打个圆场:“阿戍就是这种性格,你别生气”

对于彧戍的性子她也有了个底,有什么说什么,不会拐弯抹角,太直了。

不过呢……如果现在彧戍真的敢数落她,她一定会抡起瓶子干爆这家伙的头,让他知道什么是红花向阳开。

“我怎么了,又没让她对号入座,别自作多情行不行?”

听到彧戍的这番话,缪弋眯了眯眸子。

一时间全安静了下来,川肆默默握住手边的红酒瓶,但是缪弋迟迟没有动作,这让他很诧异。

不应该啊……这时候她应该抡起桌上的红酒瓶往彧戍头上砸,这才对。

缪弋轻叹了声气:“总有些人认为自己跟玉树挂边儿了,就真的以为自己玉树临风了”说完,她又可惜的叹了声气。

“你在拐弯抹角的骂我?”彧戍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说好的社恐呢?

这尼玛就是社恐?

“为什么会有人自作多情的对号入座呢?”她说的很缓,所以就显得很欠揍。

彧戍愣了一下,活学活用?

“这就是社恐吗?别侮辱了社恐行不行?”

川肆安安静静的吃饭看戏,小孩子吵架而已。

“我的社恐还不严重吗?”缪弋摇了摇川肆的胳膊,询问道。

“挺严重的”川肆话音刚落,彧戍震惊的看着他:“川sir,你不能沉迷于女人的美色!”

“可能你理解的社恐跟她理解的不太一样”川肆好心。

“社恐难道不是对社会造成恐慌吗?”说完又是一阵安静……

不造作是不可能的,缪弋抱着川肆的胳膊,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你朋友好像不喜欢我诶”

“都做不到雅俗共赏很正常”川肆抚了抚她的长发。

然而这些说给她听是完全没用的,如果没猜错她现在已经想着花多少钱能把彧戍打一顿了。

“嗯……”缪弋一边敷衍回着话一边手指在手机上快速的打了一行字点击发送。

不知道为什么,彧戍就再也没说过话了。

直到结束,川肆带着缪弋离开之后,彧戍才怒道:“你干嘛不让我说话?我就没见过那么白莲花的,当代白莲花本花!”

一提到缪弋,彧戍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知道她之前发消息的内容是什么吗?”夜宴终于明白为什么川肆要再问他一遍到底要不要见她的原因了。

“她发消息跟我有什么关系?别提她了,越想越气”彧戍摆了摆手。

夜宴抿了抿唇也就没再多说了,看着彧戍离开的背影倏地一笑,回想起她发出去的消息内容,“打断一个富家子弟的腿要多少钱?”

-

“你不是说你困了吗?”川肆回到卧室没看到她的人,推开柜橱门才在书房发现她。

那顿饭结束他还准备陪她逛逛,谁知道她阴晴不定的性子发作了,居然说她困了,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他也就打消了计划带她回来了。

他刚忙完手头的工作想来问问她饿不饿,谁知道她根本就没睡,反倒是在这里玩起了幼稚小游戏。

听到川肆的声音,下意识的一个激灵。

最新小说: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