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荒魔王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惊讶

第二百四十九章 惊讶(1 / 1)

苦追老人平静说道:“那当然要转弯啦,要不然,你们这么快的速度飞出去,还不知道要飞多远。

我的实力虽然很强大,但是也没有强大到能够包容世间万物的地步。”

“那你这个封印的世界有多大?”

“也就纵横几千里吧。”

虽然说几千里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你要知道青荒州,那便是纵横九万里,更不要说阳谷大陆了。

几千里,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大陆来说,那也是不值一提。

但是要知道这个封印的世界,那可是凭借苦追老人自己的修为封印出来的世界,在这几千里的范围内,发生的一切事情外面都不知道,外人也闯不进来。

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那简直就是神迹了。

也确实,以现在苦追老人的修为和境界,他确实也是无限接近于神的存在,七神境界巅峰状态,他已经无限的接近这个世界最高最高的天花板。

想到这里,张九真不由得是想到了上天那个大神对自己说的话,张九真说道:

“至圣长师,我在上天的时候听那个大神说,其实在七神境界以上还有两个境界,不过他们把这两个境界全部都封印了,世人不论怎么修炼都不可能突破。”

苦追老人一听,眼神之中散发一阵光芒,露出张九真从来没有见过的惊讶之色。

“什么?七神境界上面竟然还有两个境界?”

张九真坚定的点点头,“是的,是那个大神亲口说的,应该不会错。”

苦追老人脸上惊骇之色很久才慢慢淡去,同时也陷入沉思。

苦追老人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上天的大神,怕是真正神一般的存在,即便是我,估计也打不过他们。

可能我在他们面前,也只是一只蚂蚁一般的存在罢了。”

“至圣长师,你会不会太谦虚了,你的功法这么高强,怎么可能会是蚂蚁呢?就算他们比你强,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苦追老人摇摇头,无奈笑道:“教主你不懂,境界与境界之间往往就是天堑的距离,可能凭借着强大的元气修为,可以暂时弥补一点境界的差距。

但是差距就是差距,境界就是境界,摆在这里是难以跨越的。当然,你是一个例外,试问阳谷大陆数百亿人口,有几个像教主这样的人呢,估计找第二个也找不出来。

所以在你身上的机遇,不可能套用在他人身上,如果在七神境界之上,还有两个境界存在,

那么当我遇上比七神境界更高的境界强者时,可能我还没有出手,就已经被对方杀死了。

而我已经没有办法想象,比我还要高两个境界的人,他的修为功法的能力是何等的强大,我已经没有办法想象了。”

说完,苦追老人不由得是一阵颓废,看向张九真似乎又有了更多的担忧。

“教主,之前我对你信心满满,我相信把万神教交给你,你一定可以发扬万神教。即便不能发扬,你也会成为一个守成之主,将万神教平安的传承下去。

但是现在我很担心,因为你已经介入到了上天的世界,若是上天的大神真的如此恐怖,拥有着比七神境界还高的境界和修为,那么只怕以后你们之间爆发冲突,整个万神教将会被连根拔起。”

“不会的,不会的,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反而感觉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哦,你为何会这样想?”

“道理很简单,上天通过九宫书院和阳谷大陆存在联系,对阳谷大陆的一举一动全部都了如指掌。

而反观我们万神教,对上天却是一无所知。就连如何去往上天的途径也没有。

所以我们对上天是未知的,而他们却知道我们,如果他们真的有那么强大,强大到即便是你在他们面前也是蝼蚁一般的存在,那么他们没有道理容许万神教存在六千年之久,他们早就打过来了。”

张九真的话真的是把苦追老人给说蒙了,万神教对上天一无所知,但是万神教作为阳谷大陆的一部分,一直被上天的一尊大神所控制管理。

那么那尊大神对万神教不可能不知道,而他却一直没有来消灭万神教。

难道是他心善吗?难道是他忙,装作没看见吗?

这显然说不通。

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也拿万神教没办法。

那么是什么使得他拿万神教没办法呢?

难道是万神教的屠神阵?

万神教最大的杀器就是屠神阵,号称屠神阵一出,天下无神。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对阳谷大陆的修炼者而言,即便是七神境界的顶级修尊强者,在屠神阵面前也很难摆脱被绞杀的命运。

而对于比七神境界还高的大神来说,屠神阵可能并不适用,那么这并不是他忌惮的原因。

那上天为什么没有对万神教下手呢?

苦追老人陷入沉思,张九真反而是没有多大的在意。

“至圣长师,你也不要太多想了,我们现在还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身在局中,即便有超脱常人的眼光和见识也难免被一些思维和认知所禁锢。

也许他们不对我们动手道理可能非常的简单,那就是他们根本就离不开上天。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不干脆就直接在阳谷大陆建设宫殿统治,又何必那些大神还要费尽心机,用自己的执念化作分身,为他自己干些杂活呢?

我反倒觉得这可能就是世界与世界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逾越的法则,这个法则人人都需要遵守。

即便是比七神境界还高的大神,也突破不了这个法则的限定。”

张九真说完,苦追老人精芒一闪,看向张九真先是惊讶,而后便是狂喜,变得无比激动。

“教主你说的很对,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跳出局中,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找到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我相信你的这个判断,否则,我不认为还有第二种解释比这更合理。”

最新小说: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